分类 1号站娱乐 下的文章

“大白菜叫天青一大片,土豆叫铁板鱿鱼丝,每天就吃土豆白菜。有时候骗到人了,上面奖励下来100元,整个宿舍吃好一点。有时他们让出去“淘宝”点儿菜,一开始我不知道什么意思,原来就是在批发市场里捡别人不要的菜叶子。我120斤,最后瘦到了100斤。”

全文5002字,阅读约需8分钟

静海曹官庄村北枣树林深处,十多名传销人员搭着简易遮篷,在野外“躲负面”,即逃避打击。新京报记者 赵吉翔 摄

新京报记者王佳慧 实习生张艺 编辑 苏晓明 校对 郭利琴

身陷传销骗局,东北大学毕业生李文星、山东男子张超、湖南女大学生林华蓉相继丧命。传销青年之死再一次刺痛了整个社会的神经。

近日,工商总局、教育部、公安部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四部门联合发文,要求严厉打击、依法取缔传销组织。通知强调,对打着“创业、就业”的幌子,以“招聘”“介绍工作”为名,诱骗求职人员参加的各类传销组织,坚决铲除。

对于传销,为何屡禁不止?为何有人深信不疑、不断陷落?不同派别的传销组织有什么样的手段?我们找到两位曾在南、北派传销中做了3年的传销者,讲述亲身经历。

他们一个在传销组织底层讲课、烧饭,一个做到了“老总”;他们都有赚钱的梦想,信服传销组织所打造的高层人士形象,期待自己某一天也能开宝马奥迪,穿金戴银。

以下内容为两人口述。

北派:拳打脚踢 简单粗暴

张越(化名),高中毕业。 2008年23岁进入传销,2011年离开。

(一)

李文星出事旁边的那个树林,我们也去过。那是2008年6月,我刚进河北燕郊做传销3个月,到天津静海区那边学习。其实在我进去之前,团队刚从天津搬到燕郊没多久,静海那边(传销)太多,名声不好了。

传销无非就两个借口——找工作和谈恋爱。他们会在qq或者婚恋网站上用女孩照片注册,跟你聊,过段时间就说爱你喜欢你,把你骗到燕郊。我同学骗我说北京有份电子厂的工作,女孩子又多,月薪5000-6000元,我一听就过去了。到北京坐上一辆大巴到了燕郊。第一天同学还有一男一女领着我玩儿,晚上住宾馆。到了第二天,他们说让我去他们住的地方看看。

那是个两室一厅,客厅里没有人,等我进去后他们把门反锁,从一个房间出来十几个男的,让我老实点儿,不老实的话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。我一下懵了傻眼了。

他们让我打牌,我不想打也不行,心想瞅着机会逃出去。晚上吃饭,大白菜放点儿水煮了一锅,我说不吃,旁边那人一拳头就打过来,“你吃不吃!”

趁人没注意,我和同学站在角落里,我就说,“你把我整过来,回去有你好受的。”讲了之后,他就给主任说了。主任把我叫过去问我是不是要报复,之后又是一顿拳打脚踢,四五个人齐上。

第二天,讲课。其实我一句没听进去,尽想着能出去。相同的课讲了3天后,问我听懂没有,我说一点点。问我问题,没答出来,又挨了顿揍。

挨揍还是好的,罚站不让睡觉不给吃饭,大冬天扒光衣服泼凉水。我还见过当过兵的,跟他们顽强抵抗。不行呀,搞不过,里面十几个人对付你一个,就是李连杰都不一定能打得过。

三四个月后,我都能讲课了。那课天天听,就50分钟内容,傻子也会了。

一般白天不让人出去,容易暴露。晚上出去,两三个人跟着你,跑也不好跑。他们让我发展人,我就忽悠,说在邀约在邀约。他们说,我要是不约人,就永远离不开这里。我心里想,你们这帮人叫人过来就往死里打,我不可能把我亲人叫来。后来他们说,讲课讲得好也是有贡献。我负责教课、烧饭、带朋友(带新来的人出去玩儿),上面的人帮我招人。他们这边有个责任制,叫“上拉下推左帮右扶”。我不成功我上面的人也成功不了。

警方控制传销团伙。图/视觉中国

(二)

他们有套说辞,这个行业目前处于“技巧期”,这行太挣钱,如果人们都来做,那就没人种水稻、没人开车,国家就乱套了。还对我说“打是亲骂是爱”。

大白菜叫天青一大片,土豆叫铁板鱿鱼丝,每天就吃土豆白菜。有时候骗到人了,上面奖励下来100元,整个宿舍吃好一点。一个宿舍多的时候十二三个人,少的时候七八个,女生三四个。有时候他们让出去“淘宝”点儿菜回来,一开始我不知道什么意思,原来就是在批发市场里捡别人不要的菜叶子。我120斤,最后瘦到了100斤。

他们解释因为人要先苦后甜,年轻人吃苦没什么,红军都吃过树皮。

这边卖化妆品,大套3900元,小套2900元。问我投几套,我说没钱,都花掉了。其实我根本不想干,但想着能不能交了钱就出去。后来他们让我给家人打电话,说我昨天喝酒,在医院里,已经胃穿孔了,需要5000元钱做手术。我妈当时没相信,正好我有个远房堂哥在北京,她就说你在哪个医院,让我哥把钱送过来。那边人不敢让我家人过来。

过了段时间又让我编假话说找了个女朋友,怀孕了,对方父母不让,需要拿钱把孩子做掉。我讲电话的时候,那些人在旁边听着,我故意磕磕巴巴语无伦次。我妈一听,就知道是假的。家人害怕,一旦戳破,那边人对我人身造成攻击,也就僵着。最后还是问堂哥借了3000块交了上去。

他们时刻关注着你,你不开心,马上就被汇报,然后上面找你谈话。手机不允许锁密码,锁说明不忠诚。他会随时突然抽查手机,看你和别人聊了什么东西。

(三)

熟了以后,他们就不打我了,还帮挤牙膏、倒洗脚水、按摩一下。我也不想逃跑,还是想挣钱。

在那边混了3年。人在那个环境中,很复杂。周围的人都说挣钱挣钱,一个正常人不知道怎么的,就觉得这真能挣钱了。

里面大部分都是农村出身的人,在外面打工也挣不了几个钱,听着上面忽悠,有了发财梦。

让我下定决心的,是看更高级别的经理穿金戴银、手臂链子,连衣服扣都是镀金的,进出开着宝马或者奥迪。觉得我也要成为那样,回老家光宗耀祖。后来才知道车是他们租的。

在那边生活费一天8块钱,挣到了钱要放在主任那里保管,比如你想出去买双鞋,就去找主任要。骗一个人给570元,我最多时一个月扣除生活费到手1600元,还有好几个月一毛钱没有的。

新人来,我们就有套路了,故意说以前在厂里加班打工,才挣了1000多块钱,打工不容易。第二天就说主任一个月挣了1万元。到了第三天就说哪个经理在外买了房买了车,开了厂子开了KTV,每天给你洗脑。发工资的时候,主任叫我过去拿钱,其实我这个月是没有钱的,但给我4000块钱现金。拿了之后我就故意到屋里面,在新人面前不经意地说一下,这个月还不错,比传统行业好多了。之后,装作上个厕所,就把这钱又还给主任了。

3年了,我都不知道谁能挣多少钱,搞不清楚,谁说的是真话呢?但有一点肯定,下面不发展新人,上面肯定也拿不到钱。

到最后,比我来得早的,或者来得晚的,都走掉了。我也觉得骗人挣不到钱,就谎称家里面有事,回家再就不去了。

回去以后,找到那个把我骗过去的同学,把他打了一顿。他说他在里面受不了打了,才把我骗过来。我问他那时候为什么背地里汇报,他说不汇报也要被打,他也是打怕了,他早我3个月回家。

他们这里会搞“演习”,假装警察过来。主任喊警察来了,故意留个门没关,走了,要谁趁机逃跑,被抓回来就被打。平时我们楼下都有“放羊”的,就是放风,一说警察来了,我们就下楼梯到公园转转、压马路。警察一走就回来。

之前都没和警察碰过面,最后一年了,警察那次是便衣,“放羊”的没发现,把我抓了进去,让我写保证书,再也不来了。警察说得很清楚,我也是受害者,是传销里很底层的,很可怜。说我要是当上经理了,很快就会抓我。

当时我一听,心里想,等我当上经理了,有钱了,还能让你抓住我?

东北大学毕业生李文星,陷入传销组织后死亡。

南派:攻心洗脑 欲擒故纵

常星(化名),体育技校毕业。2008年19岁进入传销,2011年离开。

(一)

广西是整个全国南派传销的发源地,我在南宁做了3年传销,做到“老总”,手下团队100多人,每月能赚2万块钱。能做到我这个级别的,比例并不高。对于上上下下的套路,我很了解。

传销组织想骗你的时候,内部七八个人先开一个会。里面有关于你的详细资料,姓名、年龄、过往工作、家庭状况、收入水平、性格特点等等。他们会编一个适合你的谎言,像年轻人需要赚钱的机会改变命运。我之前是拳击运动员,搞体育,所以我朋友就编了一个这边能做体育用品生意的谎言骗我来了。

到达南宁,传销组织内部有一套专门针对新人洗脑的过程,一般是七天。见不同的人,按照一套框架,一对一地跟你讲解。

很多人都是了解“北派”比较多:去了以后限制人身自由,身份证、手机没收,吃的住的都很差……我们南派不屑于这样做,太低端了,反倒我们会利用北派,让你在比较之下放松警惕,觉得我们这边不是传销。

到南宁的第一天,他们会给你一个开放的环境,让你感受到那边是安全的。

身份证手机不会没收,一般小区三居的房子里就居住四五个人。准备好牙刷毛巾,帮你盛饭,给你一种家的温暖。

打消恐惧心,在这个行业里叫“打开心门”。因为有些人防备心比较重,第二天一般会带你去一些旅游景点,比如说南宁的五象广场,会展中心、民歌湖、南湖公园。

领着去不是为了旅游,主要是为下一步洗脑做铺垫。就像五象广场,影射这个行业也有五个级别,叫“五级三阶制”,也代表了这个行业解决五大类人群的就业问题,暗示这个项目有国家政府支持。

据我了解,2012年后,南宁这边渐渐不是私人带你玩儿了,而是有专门的半日游或一日游大巴车,配合传销组织给人洗脑。你刚开始感觉是正规的旅游,其实这些大巴车是和传销组织合作,这些不是传销内部的人,但它有利益链条在里面。

昨日,天津市静海区打击非法传销专业队分三组查处传销窝点,清理了一些传销人员。新京报记者 大路 摄

(二)

第三天面临一个“揭谎”。比如当时我的推荐人告诉我,其实没有体育用品生意,但这里做了一个国家的项目,能赚钱。这个时候你身上一分钱没有少,身份证也在,戒备心会大大降低。之后就有人开始讲课,这个行业是由副总理引进的,之所以没有公开是因为在试运行,国家在暗中支持。

平时会和你聊普通工作收入低,根本就不可能满足这个目标。比如说你一个月5000块钱,一年才6万块钱,十年才60万,你什么时候可以完成梦想?

我们常拿“北派”案例摆说法。北派传销它是乱拉人头,拉得越多越好,而我们这个行业,是资本运作行业。入行只要发展3个人就可以,不能多不能少。每一个人,赚到一笔钱之后就出局了,比如说一个人赚到1040万,国家会颁发一个出局证,证明你是国家打造的中产阶级。

每天上下午要各见两个人,每个人单独一对一给你讲一个小时。他会跟你分析出,为什么在2-3年你可以挣到1040万,会有一个详细的计算公式,让你看了觉得很有道理。

中午吃饭时间,推荐人会来聊天,如果我说还是感觉像传销,他不会反驳,谎称他一开始也觉得是,劝我再听几天试试。每天晚上回到家里他们会喊你一起打牌,或者带你出去玩儿,不让你有太多单独思考的时间,把时间安排得很满。

对于洗脑来说,说服力最强的是“宏观调控”。他们会讲关于传销的新闻报道其实都是在宏观调控。为了吓唬一些胆子小的人,不能让每个人都来做这个赚钱的工作。图片、新闻都是警方找我们这些人故意拍摄的,然后播放出去。

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会拿一些真实的新闻来找漏洞,比如说某一张图片里传销分子在笑,他们就会说你看,你被抓的情况下会不会笑?很多新人一看,是啊,如果被抓的话怎么可能在笑呢?

他们带我在市政府门口讲一些东西,指指点点,那时候我就疑惑了,如果真是违法的,一群人在政府门口,怎么不被抓呢?

如果还不相信,他们让你报警。我就报警了。

没有被控制人身自由,当时警察在电话里劝我回家,传销组织就有话说了,这肯定是国家暗中支持的。

即使出警了,把他们带回去,一两个小时又放出来了,他们又说,违法的为什么会被放出来?

对新人最大的触动就是以上几点,再加上老总现身说法,渐渐就被洗脑了。一般老总都是开着车过来,穿戴不凡,而且他们确实锻炼了口才、气质、个人形象,像成功人士。

河北沧州新华区津德公路,一名男子骑着自行车经过一面“拒绝传销”宣传标语墙。新京报记者朱骏 摄

(三)

见的人越多越相信。我还在北海见到中山大学的博士后、银行主管、律师、警察都有。

我之后回家待了四个月,他们让走,丝毫不拦着,但会打电话诱惑我。南派是放长线,套的更牢,看中的是以后的市场。

这是欲擒故纵,我们传销内部叫“跟进电话”,联系频率不能太高。内容就说谁谁又成功了,买了车买了房,谁的亲人又过来了。或者说机会还剩一个,之后就没机会了。

2008年5月份参加完全国拳击锦标赛后,我放弃了上大学的机会。6月份带着69800元去了南宁,家人不同意,但我铁了心觉得能赚钱。

投了69800元,身份证、照片也交上去了,填写“申购单”,算是加入这个行业的一个仪式。可是交了钱之后手里什么东西都没有,唯一能证明你在做这个行业的只有这个团队。

之后每天按时学习,去别人家里听课。每周一、周五有晨会,周二周六有经管学习。前三个月是最兴奋的,看不到任何负面的、不好的东西。

过了3个月之后,我找了以前的师兄、师弟、还有湖北宜昌的一个女孩,升到经理级别。这时候会感觉到在提成上不像之前说的那么好了。

其实到了后面,大家都清楚是在做传销。有的人骗了家人、朋友,亲人回家说他在搞传销,把名声搞坏了。他就很不服气,想证明自己,成功给你看。很多人在里面越陷越深就是这个原因。

和亲近的人因为传销闹翻了之后,外部的人都在骂你,传销内部的人都在鼓励你关心你,所以你更加依赖这个行业,就希望有一天成功之后荣归故里,开奔驰宝马回去。

我做到老总级别,一个月2万块钱收入。可是父母来南宁看了一下,知道我在做传销,非常失望。有的老总被抓了,有的被下面的人砍了,我自己心里也不舒服。

后来我就把团队慢慢解散了。

特朗普上任两周签8条行政命令

号外号外,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!行政命令有多强,买不了吃亏,买不了上当,是XX你就坚持60秒!

原标题:乌克兰法院宣布拘留“俄籍”渔船船长

中新社阿斯塔纳4月6日电 综合消息:乌克兰赫尔松市法院当地时间6日宣布拘留“诺德”(“Норд”)号渔船船长,俄罗斯方面表示抗议。

约两周前,乌克兰边防军在亚速海区域扣留了“诺德”号渔船及其船员。乌克兰赫尔松市法院6日当天就此事宣判,拘留该船船长格尔别科至5月31日,并处以罚款。

据“今日乌克兰”网报道,“诺德”号渔船来自克里米亚刻赤市,3月24日进入亚速海区域时悬挂着俄罗斯国旗,所有船员均持有俄罗斯护照。

乌克兰24小时电视台透露,3月25日,乌克兰边防军扣留了“诺德”号,并禁止10名船员离开该船。4月4日,“诺德”号船长格尔别科被带往赫尔松出庭应诉。

由于这些船员均为克里米亚居民,乌克兰因此不承认他们的俄罗斯国籍,而认为他们是“自己的公民”。所以,格尔别科“作为乌克兰人”被指控,非法出入被占领的乌克兰领土(克里米亚),及蓄意损害国家利益。

据国际文传电讯社报道,乌克兰的举措引发了来自俄罗斯方面的抗议。俄罗斯外交部要求基辅尽快释放船员。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则指责,乌克兰边防局“劫持了渔船”。

问题焦点其实在于船员们的国籍。针对乌克兰法院的诉讼,克里米亚副总检察长波科隆斯卡娅表示,此事涉及俄罗斯公民,属“国际纠纷”,应交国际仲裁。

2014年3月16日,克里米亚举行全民公投加入俄罗斯联邦。18日,俄总统普京签署条约,允许该地区以联邦主体身份入俄。但公投未获乌克兰官方承认。目前克里米亚地区处于俄罗斯控制之下。(完)

新浪新闻公众号

更多猛料!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(xinlang-xinwen)